大家都听过“孔融让梨”和“灰姑娘”的故事吧。当你的孩子听过这两个故事之后,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呢?

有一个美国孩子在课堂上听老师讲完《孔融让梨》的故事之后,他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:我不喜欢孔融,他这么做对别人不公平,剥夺了其他兄弟选择和表现的机会;而且可能不喜欢他吃梨才给自己挑一个最小的呀!老师听到这话,给予了赞赏,是呀!完全可以从这个角度解读!

而中国的孩子在听完《灰姑娘》之后,也发出了自己的疑问:午夜钟声响起,魔法消失了,灰姑娘所有的东西都变回原样,为何水晶鞋却没有变回原样呢?老师却说别乱想,这是故事的设定!

以上两个案例发映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。

一种是开放性思维,鼓励孩子表达自己的想法;

另一种是照本宣科,不允许质疑。

也许我们给孩子们讲故事的时候,

往往带着目的,

希望孩子们可以get到我们想要表达的点。

但是童趣天真,思维不设限,

他们总能给出一些奇特的感想。

这时候,我们应该怎么做?

阳光喔小学员黄岚云菲今天就要跟大家

分享她的小故事《梅花是春天开吗?》

大家好!我是来自中华小作家班武广校区的黄岚云菲。在小作家班老师的悉心指导下,我有幸成为全国星推荐小作家。在小作家班的学习,我获得了一个又一个奖项,更让我掌握了阅读、写作的方法,并体会其中的乐趣。

最能带给我乐趣的,是学习过程中遇到的一个个奇妙的问题。

就在去年,学校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,题为《寻找春天》。刚好那个周末,爸爸带我去东湖梅园游玩。看着满园盛开的梅花,我特别开心。回家后,我迫不及待地写出了在梅园寻找春天的经历。由于有着真情实感,自我感觉非常好,期待着第二天得到老师的表扬。

可意外的是,作文本一发下来,上面留着一行醒目的大字——“梅花是春天开吗?”带着失望与疑问,我问爸爸:“难道我们昨天不是在春天里看到盛开的梅花吗?”爸爸一下子听傻了,可他仍然表扬我,说我问得好。

第二天,他告诉我,其实他也有这样的困惑,武汉的梅花真就开放在初春时节。连毛主席都写过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”的诗句。于是我又问:“是老师说错了吗?”他说:“老师没错。”“那这是什么道理呢?”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心头。爸爸拍拍我肩膀说:“这个呀,得考虑到全国大多数情况,和大家约定俗成的说法。就好比大家都说秋天大雁往南飞,而对于南方的小朋友也许要改成,秋天大雁从北来了。对吗?”

是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?这些问题,和寻找答案的过程,太有意思了。在学习中,我提出过许多“奇谈怪论”,让我乐在其中。

在阅读时,我一定会有自己的独立思考。古人云,尽信书则不如无书。我看过关于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小故事。他给自己的书房起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名字,叫“非非堂”。他说他做学问的方法,不是去肯定正确的,而是否定错误的。

我刚刚在课本中学到“眼见为实”。这一定是对的吗?眼睛不会骗我们吗?就好比,我们看到的魔术,都是真的吗?

在小作家班,老师让我们每个人的脑海里,都有了自己的孙悟空、三毛、白雪公主……我们一大串千奇百怪的问题,得到了老师的称赞。既学到了知识,又感受到快乐。感谢阳光喔中华小作家班陪我走过了童年最美的时光!

在中国的教育中,老师就意味着权威与服从,这是孩子从小就被灌输的一种观念,学生要在学校听老师的话。这是一贯的服从性学习思维。

但是,批判性思维在当前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尤为重要,因为我们需要透过事物的表象看到它们的本质,并做出理智的判断。

鼓励孩子提出疑问,准求真实,保持求知求辩的热情,才是真正的学习和探寻真理。

阳光喔中华小作家班学员·黄岚云菲

湖北省武汉市水厂路小学五(3)班

第二届“楚文杯”中国小学生阅读大赛一等奖

第十一届“黄鹤杯”全国青少年儿童书画摄影作文竞赛金奖

第二届全国中小学生经典阅读行动国家级二等奖

第七届“少年写作杯”全国中小学生征文大赛二等奖

第十九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三等奖

第十三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三等奖

第十二届“快乐杯”征文大赛优秀奖

作品《胖老虎》刊登在《楚才报》

作品《咔嚓,我好像踩到了什么》刊登在《语文周报》

作品《善良的小绵羊》刊登在《教育周报》

首页娱乐